大眾訪談|專訪山東金融資產董事長金同水:“破圈解鏈” 擔綱地方金融穩定器

2021-01-15 10:49 大眾報業·大眾融媒閲讀 (28018) 掃描到手機

民企之間一度盛行的互聯互保資金借貸擔保模式,雖能解一時之渴,但也給企業生產經營、區域金融穩定埋下諸多隱患。如何幫企業破圈解鏈,有效防範和化解風險,成為地方政府必須面對的問題。作為一家地方資產管理公司,魯信集團旗下山東金融資產成立6年來,充分發揮金融穩定器、資源優化器作用,參與化解新安凱集團擔保圈債務傳導危機等棘手問題,幫助企業實現浴火重生。

近日,大眾報業記者專訪山東金融資產黨委書記、董事長金同水,探尋山東金融資產為民企紓困的多元化路徑和破解擔保圈風險的經驗做法。

談擔保圈風險如何破圈斷鏈在源頭進行制度性設計和安排”

記者:2017年,濱州新安凱集團深陷債務泥潭,經營舉步維艱,當時山東金融資產出手,對其開展紓困救助。當時新安凱集團怎樣處境?為什麼要給予救助?

金同水:新安凱集團是一家集汽車壓鑄、機械製造、鋁業、管業為一體的大型企業,擁有50多項專利,且從國外進口很多高端設備,利税曾高達7個多億元,對當地經濟貢獻非常大。但受擔保圈、自身經營管理,銀行抽貸限貸等因素影響,企業資金鍊出現問題,經營陷入困境。當時新安凱集團涉及擔保12億元,銀行債務20多億元,企業經營非常困難。同時新安凱企業員工數量非常大,如果破產,將對當地經濟、社會穩定產生影響。並且給新安凱集團擔保的企業都是當地知名企業,如果擔保追溯,其他企業也會不同程度受到影響。

記者:山東金融資產提出“設立基金、收購債權、企業重構、破產重整、盤活存量、破圈斷鏈”的方案。為什麼採用這個方案?

金同水:組建基金、收購債權,就是先把銀行債權收過來,這樣債權人就不會繼續對企業施加影響、產生衝擊,對外擔保鏈條就不再和企業有聯繫。然後山東金融資產對企業進行破產重整,幫助地方政府組建團隊,進駐企業,接管生產經營。

我們再適當注入資金,這就是存量加增量的效果,幫助企業降負債。同時再把企業核心產品扶起來,通過聯合多方開展救助,新安凱集團恢復了生產經營,去年就開始恢復對寶馬、奔馳、大眾等車企供貨。企業生存下去了,它的主業就能繼續開展下去。

記者:當時介入有沒有擔心風險問題?

金同水:山東金融資產成立初衷,就是要化解區域金融風險,發揮金融穩定器作用。這個時候,我們應該主動介入。我們團隊用將近半年時間,聯合會計事務所、律師事務所等中介服務機構,全面梳理企業資產負債經營情況。經過綜合分析研判,認為企業主營業務符合國家產業政策導向,設備、技術等條件比較完備,核心產品仍有市場競爭力,具備重整價值。

記者:民企之間互聯互保,一旦單個企業出現信貸危機,很容易引爆擔保圈,形成“火燒連營”的態勢,對區域金融穩定產生影響。您認為,該如何為“破圈解鏈”?

金同水:如果企業自身發展潛力尚可,有救助價值,需要考慮如何把擔保鏈條割斷。山東金融資產主要通過在源頭進行制度性設計和安排,通過一系列操作,包括注入資金、引進戰投、破產重組等方式,把鏈條割斷。這樣操作目的是,讓好的企業能夠發展下去,讓殭屍企業該出清的出清。

談未來不良資產處置“大規模簡單剝離不良資產的時代已經過去”

記者:經濟形勢複雜多變,不良資產業務的內涵和外延正在發生變化,處置難度也在不斷加大。如何避免二次不良?

金同水:山東金融資產也一直在探討。作為處置不良資產企業,如果處置不慎,大量不良資產砸在自己手上,山東金融資產也有可能成為不良企業。我們一直謹慎防範,堅持從風險入手,首先看企業是不是高污染高耗能企業,有沒有盤活的價值,把上述風險排除後,我們會做完整的盡調,藉助會計事務所、律師事務所,利用我們自身建立的估值模型進行數據分析,把我們拿到的數據和對方提供數據進行綜合分析判斷。

記者:不良資產處置的傳統模式是協商催收、訴訟追償,山東金融資產也在不斷創新模式。在這一方面,山東金融資產做得怎樣?

金同水:公司最初成立時,業務模式以傳統的不良資產收購處置為主。近年來,公司也在逐步探索開展一些收購重組、困難企業救助及債轉股類業務探索,綜合運用投行思維整合各類資源,統籌“存量+增量”等各類價值提升手段盤活問題資產。

與銀行、證券、保險等傳統金融機構相比,資產管理公司的顯著特點是從存量入手,通過收購處置金融領域已形成的不良資產,重組問題資產、問題企業和問題機構並追加投資,從而盤活存量資產和解決資源錯配等問題。經過多年的發展,我們已在業務模式方面建立了盤活存量的專業流程,在技術手段方面形成了價值獲取、價值挖掘和價值實現的專業優勢,在機構佈局方面建立了遍及全省的風險處置網絡體系。

隨着我國經濟步入高質量發展階段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入推進,我們也將迎來新一輪經濟週期、貨幣週期和產業週期,大規模簡單剝離不良資產的時代已經過去,未來一段時期需要重點解決的是深層次結構性矛盾和低效資產問題,面對市場主體盤活存量的實際需求,既不能簡單出清,也不能一破了之,而是需要綜合運用投行手段進行整合、重組和盤活,用發展的增量收益來化解存量資產的損失。

談如何與全國性資產管理公司競爭“立足本土化”

記者:與長城、信達、華融、東方四大國家級的資產管理公司相比,山東金融資產在某些方面並不佔優勢,那作為地方AMC,山東金融資產跟這四大資產管理公司相比,有什麼的優勢或者有什麼差距呢?

金同水:四大資產管理公司成立已20多年,它們是從工農中建四大銀行剝離出來的,和各大銀行有着一種天然聯繫,資本實力雄厚,已成為牌照較為齊全的全國性資產管理公司。第一,它們經驗豐富;第二,人才儲備比山東金融資產有很大優勢;第三,它們資金充足;第四,成本優勢顯著,資金成本相對更低。第五,它們是全國佈局,我們是地方佈局。

但山東金融資產也有自身優勢,山東金融資產成立之初,就提出差異化競爭。

記者:山東金融資產怎麼進行差異化競爭的?

金同水:第一,要立足本土化。我們是獨立法人,相對於四大資產管理公司的分公司設置,我們市場化機制更為完善、機構配置更為健全、經營決策更為高效,能夠快速做出應對調整,靈活創新業務模式,更適應不良資產零散化、碎片化和地域性強的特點。

第二,要綜合運用多種手段,包括“不良資產+投行”“不良資產+基金”等方式處置不良資產。不良資產形態是多種多樣的,需要資金、人才、產業支持。山東金融資產探索和政府、社會資本成立基金,特別是注重引入社會資本,它們不僅帶來資本,還掌握大量信息,有助於精準尋找目標客户加速處置不良資產,提升不良資產價值。

第三,推進業務下沉。成立合資公司可以更加貼近當地企業。比如我們在濰坊設立的魯中資產,就和地方政府配合的比較密切,成立不到兩年時間,處置了50多億元不良資產,有效地化解當地不良資產,也得到當地政府高度讚譽。

記者:我們與先進省份的AMC有沒有差距?

金同水:目前來講,山東金融資產在全國地方資產管理公司中位居第一梯隊,各項經營指標均位居行業前列。但是具體到行業內某個細分領域,尤其是對標設立較早、不良資產市場基礎較為紮實的江浙地區同行,我們在不良資產處置方面還存在一定差距。怎麼縮小差距呢?一是尋找行業優秀資產管理公司對標學習。二是通過培育二級交易市場,增加活躍度。三是利用投行思維提升手中存量資源價值。

談“企業家四問”“要帶領員工克服一個個困難”

記者:針對“企業家四問”,您有什麼感觸?

金同水:我覺得一個優秀企業家,應該具備四個方面素質。一是要有寬廣視野,且能對整個行業充分分析,根據國家經濟形勢變化及時對企業做出調整。不良資產行業是瞬息萬變的,潛藏各種風險,作為企業經營者應該對形勢不斷精準研判,這樣企業才能走得更遠、更順。這要求企業經營者要有“走一步看三步”的格局,確保每一步走得踏實穩健。

二是要堅持市場化方向。這是企業發展的根本趨勢。

三是要有創新意識。創新是企業發展的動力,公司收購的資產形態是多種多樣的,如何提升資產價值,需要有創新意識。

四是優秀企業家應該讓企業擁有自己的文化,讓員工有歸屬感,有主人翁精神。企業經營者要率先垂範,以身作則,要帶領員工克服一個個困難、風險,同時能讓企業發展壯大,這樣員工才有信任感,才能激發員工向心力和凝聚力。

返回半島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