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力全省港口一體化改革 山東港口威海港躋身“百萬標箱”

2021-01-15 10:38 大眾報業·大眾日報閲讀 (73510) 掃描到手機

繁忙的山東港口威海港。(記者 陶相銀 報道)

  “我們現在對韓客滾航線有兩條,對韓集裝箱航線有4條,對日集裝箱航線有4條。日韓航班密度每月可達70班。”山東港口威海港集團黨委委員、董事、副總經理田玉軍説。

  威海是我國距韓國西海岸最近、對韓航線最密集的城市。威海到韓國海上僅需13小時,航班夕發朝至。探索實施威海—仁川“四港聯動”新模式是膠東經濟圈一體化發展的重要內容之一。

  “四港聯動”,就是充分利用威海與韓國仁川在區位、交通運輸、政策等方面的優勢,依託兩地海港、空港開展多式聯運,實現物流一體化協同發展,構建中韓及世界各國貨物通過威海、仁川轉至日本、歐美乃至全球的雙向物流黃金通道。

  一年來,山東港口威海港的區位優勢和“四港聯動”模式的優勢,從國際寄遞業務上可見一斑。依託威海密集的對韓航線優勢,截至2020年12月31日,2020年威海國際物流園跨境電商出口業務量6186TEU(標準集裝箱),同比增長24.67%;海運快件業務業務量完成3985噸,同比增長3.2%。

  “每年約有4萬標準集裝箱的小商品從廣州、義烏、蘇州等地運抵威海,再以海運方式由威海出口至韓國。”對於這些貨物“捨近求遠”的原因,田玉軍説,“我們有着‘海運價格、空運服務’的優勢。”在速度上,廣州到仁川的海運時間為4天,廣州到威海的陸運時間為36小時,威海到仁川的海運時間為13小時,廣州貨從威海走海運,可節約一天半的時間。在價格上,廣州到仁川的空運價格為5-6元/公斤,威海到仁川海運費為300美元/集裝箱,整體運費可比空運降低300%。

  優勢放大的同時,短板也在補齊。

  威海港位於山東半島的末梢,運輸距離遠、港口影響弱、輻射面積小曾是它的短板。

  2020年1月,山東港口威海港青威集裝箱有限公司市場部副經理吳振銘偶然在路上看到一輛外地的貨車拉着硅砂,職業敏感性促使吳振銘上前瞭解了一番。原來,這輛車來自遼寧省阜新市彰武縣,給文登區一家企業送硅砂。“這家企業每個月都要通過陸路從東北往煙威地區送三四百標箱的硅砂。如果能夠洽談成功,意義重大。”吳振銘隨即聯繫上了文登區的這家企業,進而與發貨方取得聯繫。儘管價格優惠,買賣卻沒談成。

  “威海港當時並沒有往來東北的內貿航線,如果開通一條新航線,這一家企業的貨源也支撐不起來。”吳振銘説,山東港口一體化改革的作用驟顯,“以前大家搶貨源,現在是一家人,貨源共享。”很快,威海港就找到了玉米、硅砂、水泥、礦渣粉等訂單,完全能夠支撐起航線的開通。兩個月後,威海—錦州航線正式開通。

  “有了航線的依託,再站在發貨企業的角度考慮問題,我們繼續優化方案,將威海港擺在了一個內貿中轉港的位置,最終‘吃下’彰武這家企業運往山東的所有貨源。通過協調船公司梳理威海與濰坊、青島、日照等地的內貿支線,最大限度為企業節省運費。”功夫不負有心人,吳振銘在三次北上後終於“拿下”了這家企業,威海—錦州內貿航線也因為貨源充足,運行穩定。

  2019年8月,山東港口威海港與山東其他六市港口,搭乘全省港口一體化改革發展東風,各項業務全面發力,強勁發展;同時藉助膠東經濟圈一體化發展的加快推進,威海港迅速由一個小港發展成“承東啓西、連南貫北”的重要交通樞紐。

  “一年多來,我們新增開了威海到營口、太倉、連雲港等10條航線,實現了威海港與山東港口旗下四大港口集團集裝箱航線的全面貫通;同時,不斷增設內陸港場站網點,開通‘寧夏-威海’海鐵聯運集裝箱班列。”山東港口威海港生產業務部部長接銘偉介紹。

  2020年12月22日上午11點28分,在山東港口威海港青威集裝箱碼頭,一個掛有“山東港口威海港第一百萬標箱”橫幅的集裝箱在岸橋的精準操作下,穩穩吊裝到貨輪上。自此,百年老港威海港躋身“百萬標箱港口”行列。

  山東港口威海港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連偉亮説,“我們在2020年初即制定了‘六個增量’的目標——向航線開發要增量、向陸港造箱要增量、向港口整合要增量、向業態創新要增量、向鏈條延伸要增量、向海鐵聯運要增量。”

  今年,山東港口威海港還將加密現有航線,開發內貿航線,培育外貿航線,進一步拓寬“朋友圈”,力爭120萬標準箱的目標。(記者 陶相銀 通訊員 王麗萍)

返回半島網首頁>>